jozsefne

什么都不是

九月加油

喜欢他身上那种很随性很自我的气质,在除了认真做事的时候,永远跟个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心的小孩子一样。

不是所有故事都有happy ending,也不是所有没有happy ending的故事都没有意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童话,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就是青春。
你们曾一起走过一段青春岁月,足矣。

【卜洋】舍得 <18>

在老福特混迹这么久,第一次推荐,必须给《舍得》,他们以爱的名义彼此伤害,什么是该舍去的,什么又是能得到的,两个好孩子在爱中成长,学着彼此理解,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嗯,我没有催文。

风月無羈:

18


“你还真一点也不禁念叨”木子洋懒散的抻抻胳膊,完全忘了自己腿伤这回事儿,右腿抬了一下想翘二郎腿,结果扯到痛处眉头一下拧了起来“啧”。




“啧”卜凡跟着他皱了下眉“哥哥你老实点”话没说完忽然想到什么,他欠身半跪在床边上,直接顺着木子洋脖领子伸手到他怀里,木子洋让他这行为搞得一懵,卜凡也不管他什么反应,用另一只手抬了木子洋胳膊一下,从他腋下把体温计拿了出来“一会儿忘了再杵着自己”。




孙铎跟着也皱了下眉,不过只一瞬就调整好了表情,他扶着床栏站起来朝岳岳欠欠身“岳哥好,我叫孙铎,前些日子跟洋哥和凡哥一起录过节目”。




“你好你好”岳岳摘下墨镜口罩扔在床上,见孙铎有些站立不稳赶紧扶着他坐回沙发上“你这也伤着了?”




“拍戏的时候不小心”




“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唐歌》里演濮王李泰的孙铎”岳岳靠在沙发边上拍拍孙铎肩膀“演技真是不错,听说你为了演那部剧把《括地志》通读了一遍,敬业精神很值得学习”。




孙铎没想到岳岳不光认识他,还能说出这么些有关他的事情,着实有些受宠若惊“岳哥您可别夸我了,回头我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那还不都是应该的么,哥哥们的敬业精神我才应该学习,岳哥发高烧顶着大雨演出,下了台直接送医,失声了小半个月,这才是我学不来的”。




“嗨,又不是什么好事儿,这可不值当学”




“瞎逞能是不值当学”灵超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屋,歪头靠门站着。




木子洋朝灵超招招手“你那衣服又不要了吧,别逮哪靠哪,过来”




灵超进屋绕过岳岳和孙铎走到病床内侧,毫无顾忌的扒拉开卜凡一屁股坐在了木子洋身边“洋哥,你好点没有”。




“哥哥好着呢”木子洋指指孙铎“叫人”。




灵超顺着木子洋所指扭过头“叫什么?”




“你好,我叫孙铎”说话间孙铎又想起身打招呼,不过被沙发边的岳岳按住了肩,听岳岳说病号就别那么多虚礼,孙铎从善如流重新坐好“我是之前录节目的时候跟凡哥洋哥认识的,最近拍戏受了点伤一直住在这家医院,早上无意中听到洋哥在隔壁,过来问候一下”。




“哦,你好,灵超”灵超不咸不淡跟孙铎打了个招呼,并没有什么搭话的欲望,他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床头柜上放的一袋橘子“洋哥,你可快点好吧,公司都让粉丝给围起来了,早上我和岳叔回去了一趟,车最后都是被粉丝们推着离开的”。




“哪那么夸张”木子洋伸手够过床头柜上的橘子剥开掰了一半递给灵超“不跟家好好待着你跑这儿干嘛来了”。




灵超直接探头张嘴接下了那半个橘子,嘴里鼓鼓囊囊像个小仓鼠,说话也不那么清晰“一会儿我上课去,这儿离学校近,过来蹭饭吃”。




“老岳,你空着手来干嘛来了”木子洋把另半个橘子递向卜凡,卜凡跟灵超一样探头直接张嘴接住。




“别不识个好歹了”岳岳直起身走到床头柜前把之前木子洋喝剩的半杯水蓄满,抽出一张湿纸巾甩给木子洋,等木子洋把手上橘汁擦干净,他收走湿巾把水杯递了过去“多喝水少说话,你当自己是囫囵个儿的好人儿呢”。




难得听话没跟岳岳拌嘴的木子洋仰脖喝光杯里的水,空杯子塞给岳岳,拿出枕下手机按亮看了眼表“小弟饿不饿,想吃什么”说着他好像想起什么侧头看了眼岳岳身后的孙铎“你饿不饿,想吃什么,一会儿一起吃午饭?”




“不不不,已经打扰洋哥很久了,一会儿可能经纪人他们也要送饭来,看到我不在该着急了”话音落下孙铎扶着沙发站起身“洋哥,岳哥,凡哥,灵超你们聊,我先回去了,希望以后可以有合作见面的机会,ONER大火~”。




“承你吉言,希望有机会合作”岳岳相对正式的跟他握了握手,转身拿过沙发边上的拐杖递给他“慢着点,用不用扶你回去”。




“谢谢岳哥不用了,其实没有这个我蹦跶着也能回去”孙铎笑眯眯离开了木子洋病房回到隔壁自己那屋,他走路的熟练程度比刚才在木子洋那屋强远了,脑中想着刚刚木子洋他们几个亲昵自然的相处模式,孙铎眯起眼睛。




ONER阿,温柔的木子洋,周到的岳岳,卜凡和灵超这两个当弟弟的可以肆意享受哥哥们的爱护,真是让人想不羡慕也难,思及木子洋,孙铎脑中出现了那日录节目时被他叫早的画面,娱乐圈就是一个永远理不清摘不开的线团,对错是非,礼义廉耻,那都是做给圈外人看的,如果可以的话,孙铎嘴唇蠕动轻声嚼着心里那个名字——木子洋。




“凡子”一墙之隔的木子洋这边,岳岳目送孙铎离开招呼了卜凡一声“跟我下去一趟,给洋洋拿的东西都在楼下,刚才着急带超儿找厕所没拿上来”说着话他把有些碍事的沙发推到旁边“你俩点餐吧,宝贝儿看着点你洋哥,他是个病号,别点什么乱七八糟的重口菜,咱陪他吃一顿清淡的”。




“得令!”灵超凑到床头摇头晃脑伸手点点木子洋手机屏幕“听见没有李振洋,让你别点重口菜,你这瞎划拉什么呢”。




看眼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的木子洋跟灵超,卜凡和岳岳相视一笑一起走了出去,二人一路贴边儿溜缝儿到真没遇见蹲他们的粉丝,下地库找到岳岳开来的车,卜凡并没有直接去拿后备箱里的东西,他伸手扣上了被岳岳打开的后备箱,岳岳看他一眼拍拍车尾“聊会儿?”




卜凡点头,俩人走向前,一个坐在驾驶室里,一个坐在副驾驶上,车门落锁,卜凡把车座往后撤到最大,省得委屈自己那双大长腿“老岳,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洋洋在吃盐酸帕罗西汀的”。




“洋洋”岳岳也把车座后撤,他重复了一遍卜凡对木子洋的称呼 “你这是跟他又好了?”




“我俩啥时候坏过”




“也没多久”岳岳翘起二郎腿朝卜凡那边侧着半个身子“之前给他送日程,我看他往枕头下面塞了个药瓶,你俩上次一起录综艺那天晚上我去洋子那屋翻了一下才确认是那个药,后来往回找补了一下,对他吃药的印象怎么也有多半年了”看着眼神发飘的卜凡,岳岳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他有什么反应,只好出声催促“你要想玩沉思回去沉思去,时间太长弟弟没准会下来找”。




“老岳”




“嗯?”




“老岳”




“说!”




“老岳”




“你复读机?”




卜凡似乎在做着什么心理斗争,又过了会儿他长叹一声“我哭过了”。




“不新鲜,你还少哭了”




“我是说,我在洋洋跟前哭过了”




“然后”




“然后我俩打了一架,不对,是洋洋单方面打了我一顿”




“那应该是你欠揍”




“你这个老岳”




岳岳抬手拍拍卜凡“你俩的事儿我不应该多嘴,从队友和朋友两个角度我要跟你说的话是相悖的,作为同组合的队友,我应该劝你们保持冷静维持现在这种平衡,但作为多年朋友,你俩这样我看着也堵得慌,劝你们分或合都是错的,明白吗凡子”。




卜凡看向岳岳“你有烟吗?”随着岳岳所指他打开手扣箱,在最里面找到了一盒烟和打火机,香烟点燃,车内很快被烟草的味道充斥“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么长时间,我如所有人所愿,疏离,避忌,克制,哪怕之前知道了洋洋再吃治疗抑郁症的药,我都能保持着冷静,老岳你知道吗,昨天洋洋从威亚上摔下来,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他有什么意外,我就直接一头磕死在他旁边”。




岳岳摇摇头从卜凡腿上把那盒烟拿到手中抽出一支点燃,目光从卜凡身上挪走,看着挡风玻璃前那面白绿相间的墙,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定义不来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也不知道我对他是不是爱,但我只要想到他可能会离开我,再也见不着了,就觉得脖子被谁掐着,死命使劲,哭不出叫不出,疼得窒息,心都跟着疼,一紧一松是真疼”。




“你这”岳岳口中喃喃“是爱吧”




“今天之前我没觉得自己能说出这些话,老岳,ONER我不想继续下去了”




“你再说一遍”




“我就想李振洋好,从身体到心理都健健康康的,潇洒肆意,不是像现在这样,使劲低着头弯着腰,压抑自己到极限,他之前就是心裂了口子,昨天连命都要没了”




“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ONER我不想继续下去了”




岳岳侧头看向卜凡“你懂李振洋吗”随着烟气上扬,他眯起眼睛“你觉得他为什么扛着所有沉重光着脚走在这条路上,他是离不开这些桎梏枷锁一般的鲜花掌声和关注吗,说说看”。




卜凡一时无言再次陷入沉思。




“凡子,如果你的世界失去光亮,还剩什么”由于交谈太过专注,岳岳手中那只烟燃出了长长一截烟灰,随着他身体轻晃,烟灰落下散在腿上“当人面对光明,亮处之外的就是你需要背负的东西”。




“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没有他我要光亮干什么,有他就算我的世界全是黑暗,只要有他”




“揍你一顿一点也不冤”岳岳弹弹腿上烟灰又吹了口气保证裤子被彻底掸干净“你俩都太一厢情愿,他没问问你乐意不乐意,你也没问问他乐意不乐意,怎么想就怎么干,以爱为名义互相伤害”看眼想要反驳的卜凡,岳岳用双手比了个暂停的动作给他“你打住,不想听你说那废话,不就是日子口长了不知道他什么心思么,怀疑完自己怀疑别人,现在你觉得自己释疑明理儿了?不是这儿伸不开胳膊腿,我还得替他揍你一顿”。




“你别挑这时候没正经行吗老岳”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如果你另有高就,星途人生更为坦荡,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你所有决定,反之”岳岳掐灭手中烟蒂捻捻手指“凡子,别毁了自己,为了李振洋,别毁了你自己”。




卜凡似乎有些不解,拧眉瞧着岳岳,见他掐烟觉得心痒,又奔烟盒伸出了手,岳岳挥手挡开卜凡,探身把烟塞回了手扣箱里。




“不明白?”坐直身子岳岳将椅子调回原位,看样子是不想再继续这场谈话“你真要毁了李振洋,他本人没准还心甘情愿的,可如果被毁的人是你自己……留着这点事儿在心里慢慢琢磨吧,你那些不成熟的心思不是解放他,也成全不了自个儿”。




“老岳”




“凡子”岳岳出言打断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卜凡“这儿不是长谈的地方,今天留给咱俩说话的时间也不够掰开揉碎讲道理的,等他好了找功夫儿再说吧,本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故事,急不在这一会儿”。




卜凡也明白此刻不适合深入浅出讲道理,刚要动手把座子往回调,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一声,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忽然靠了一声,用力把合作商才送来没多久的新款智能手机往手旁杯槽那里一拍“赶紧的老岳,东西拿出来上楼!”




岳岳被卜凡这动静闹得一懵,扒拉开他手拿过那个屏幕已经被拍成网纹状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界面停留在灵超和卜凡的微信对话界面,上面有一张照片,底下是灵超喊卜凡快点上楼没正形的催促,忍着笑意打开后备箱,岳岳让卜凡把手机收好,俩人把给木子洋准备的换洗衣物和日常用品一袋袋拎出来准备上楼。




后备箱刚关上,一阵尖叫声从不远处传了出来,几个手持长枪短炮的粉丝站在一辆车钱,也许是刚来,也许是要走,总之这几个幸运的粉丝在地下车库撞上了自己偶像,瞬间失神的粉丝回过神奔着他俩就跑了过来。




见此情形岳岳抬肘撞了卜凡一下“赶紧走,让她们追上回头人一多走不了了”




那天有不少进出医院的人都看到了一群女孩儿对两个身高腿长的帅哥连追带喊,不知是嘱咐什么人好好休息保重身体。




大包小裹跑得像逃难的卜凡和岳岳凭借探视证进了病房VIP区才算彻底摆脱掉粉丝,气喘吁吁地回到病房,他们拔腿狂奔的图片已经被粉丝实时发布到了网上。




“我以为你俩下去种地去了”木子洋侧头看着灵超手里的手机一脸兴致盎然的样子“表情管理都学狗肚子里去了?看这龇牙咧嘴的”。




“我这暴脾气唉李振洋,我替谁跑腿儿呢跟这儿”岳岳气咻咻把东西往沙发上一扔“饭点好没有,儿子过来,点什么了拿我看看”。




灵超带着手机走到岳岳身边扒拉开点餐界面给他看,木子洋翻着白眼说灵超小没良心,这图片还没看完,让岳岳一嘴就给招呼走了,跟着放下东西的卜凡在屋里看了一圈,又把厕所门打开看了眼,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岳岳和灵超没注意,木子洋看他寻寻觅觅那副样子挑挑眉问了他一句找什么,卜凡关上厕所门说自己要上厕所。




“用眼睛上厕所?”




“没有,哥哥你上厕所不,我扶你去啊”




“我还没不能自理到那份儿上”




干咳两声卜凡走到灵超身边搂着他肩看着手机上的菜单,趁木子洋不注意小声问“弟弟,人呢”。




“走了,照完就走了”




灵超说话完全没有收声,这跟吃喝完全无关的话引得木子洋和岳岳一起看向这俩小的,卜凡无语扯了扯嘴角,最后一把扭过灵超把人按在沙发上一下下戳着他痒痒肉。




“你这个的小东西!”


 


同一时间,一张刚刚更新不久就已被粉丝们转载评论超过百万的图片悄悄爬上了热门话题榜,图上只有两条腿,一个朝上一个朝下,明显不是一个人的,除非谁能给自己腿拆下来,两条腿都受着伤,一个小腿裹满绷带,一个脚踝裹着绷带,如果细看的话,脚踝过绷带那条腿的绷带上还被人画着一张可爱的笑脸。


 


孙铎_Official V


9月28日 10:56 来自 迅影V5




Thanks♪(・ω・)ノ 一切安好,勿念。


这是谁?他也很好^^


[图片]




----------------


本文主卜洋 微岳灵岳


半架空,有私设,请注意避雷


XJM们私下的声声呼唤成功赶跑了我的懒骨头。


第18章双手奉上,爱四子爱大家❤



高考第一天,参加考试的小伙伴要加油!


心累

置身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
身处其中,谁还可以淡定从容?
所以请不要轻易评论任何人,因为你不在其中。 ​​​

心态 还是有点崩